转载 | 百年回眸 ▌这条路,浓缩了广州百年之

2019-01-06 19:26  来自: 头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导读 如果说十八甫是数百年西关的象征,那么长堤就是百年省城的浓缩。 何谓长堤? 长堤是指东起川龙口,西至黄沙沿珠江河岸线修筑的堤岸。 广州的第一段马路出现在长堤,即天字码头段,始建于1886年。 长堤大规模始建于1900年,竣工于1914年,是清末广州城市空间扩展的第一大公共工程。 长堤在筑成后分别称为东堤、南堤及西堤。 刚刚开始修筑长堤时候的广州珠江北岸:西起泮塘海口,东到川龙口。 长堤之繁华、长堤之地位 两千年来,广州城的珠江堤岸一直向南延伸: 两千年前,珠江北岸是在中山路上; 晋代在惠福路一带; 宋代在卖麻街、状元坊一带; 直到1900年前后戛然而止。 为啥呢?因为广州人修筑了堤岸,而且是花岗岩材料。从此,广州的珠江北岸定格在广州的“长堤”上。 花岗岩铸就的长堤,见证了广州第一条马路的诞生:一条从沙面直达广九铁路大沙头终点站的马路。 长堤这条广州当时最长最阔的马路,东接广九铁路,连接东山、沙河;西至沙基、沙面,直通至黄沙粤汉铁路车站,将铁路、马路、水路三大运输系统相连,沟通了广州的东西两端。 堤岸上,戏院、妓院林立,人力车穿梭往来: 东堤聚集酒楼、妓院等声色娱乐场所, 南堤遍及鱼栏、蟹栏、生果栏、咸鱼栏等大宗批发贸易, 西堤是各类公司、百货、酒店的所在地,更是“红男绿女”喜好的休闲娱乐场所。 长堤珠江边连成一片的花艇,中间的冠华大酒楼是德兴饭店的老板何恩在长堤东端开设的,在明珠影画院(后称羊城电影院)与靖海路之间。 堤岸下,从1912-1921年间,长堤范围内新建和重建了九座大型码头,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码头,这些码头成为连接省内各地以及广东与外省的主要航线。 长堤,成为广州最繁华的地带,整整持续了一个多世纪。 而这一切源于从1886年至1914年长堤的建设,这成了近代广州市政建设的一个里程碑。 堤岸上,到处是黄包车、人力车;堤岸下,码头的货物堆积如山,水面上货船一排连一排。 长堤与张之洞 批准开筑长堤的两广总督张之洞。 修筑长堤,是从张之洞开始的。长堤马路建于1886年,为广州修筑马路之始。 接着张之洞于光绪十四年九月十五日(1888年10月19日)详述修建长堤的缘由:因为当时属于租借地的沙面街市的整齐,而整个省城却“街市逼窄,屋宇参差,瓦砾杂投,芜秽堆积”。于是,张之洞设想,“修成之堤,一律坚筑马路,以便行车,沿堤多种树木,以荫行人。马路以内,通铺廊,以便商民交易;铺廊以内,广修行栈,鳞列栉比……添设……码头,为将来官设 轮 渡 停 泊 之所。” 被认为是广州最早的广州照片,1857年12月长堤未建成以前的珠江边。 所以,整个工程很庞大,除已经修建好的天字码头一段外,再分十段修筑: 堤东至洪庙一段; 洪庙至东濠口一段; 东濠口至观音庙一段; 观音庙至川龙口一段; 堤西至潮音街一段; 潮音街至源昌街一段, 源昌街至同德街一段; 西关自西炮台起至横沙一段, 横沙至泮塘一段, 泮塘至澳口一段。 天字码头在明代就有,雍正七年(1729),布政使王士俊在天字码头建日近亭,供接待官员之用。官员离任时,也在此亭恭请圣安,然后才下船起航赶路。这画为外销画中的天字码头和日近亭一带的景象。。 清末的天字码头,可以看到刚刚修好的第一段长堤马路。这就是广州历史上地段马路,长度不到400米。 长堤修筑三步走 当然,张之洞不久就调离广东。从1900年开始的兴筑长堤延续的是张之洞整体开发土地的理念。整个长堤分三步建设: 首先兴筑的是黄沙段,1900年由商人发起,后归并粤汉铁路公司办理; 其次兴筑的是南关堤岸,1903年由广东当局成立堤工局负责; 最后建设的是沙基段,1910年由堤工局邀请一家英国工程师组成的商行建造。 这是1900年前后的广州地图。红框中就是广州建城历史上第一段马路,也是由张之洞主持的长堤的第一段。蓝圈处为“接官亭”字样,也就是现在的天字码头位置。 黄沙堤岸 粤汉铁路争夺建筑权 黄沙堤岸是从米埠起(蓝圈处),到泮塘海口(蓝圈子)。 黄沙新建火车站 百年前的黄沙是一块独立的沙坦,位于沙面之西濒临珠江,与西关隔着柳波涌。该处隶属南海县安利司管辖,是胥民、船户搭棚建寮之地。 在19世纪90年代,阎闾渐盛,“铺户人家墙楼栉比”。当地居民有开修船铺和鱼栏的胥户、有戏班和龟鸨的眷属、有开杉店的铺户,时人称之“良莠杂处”。河岸散布着仓库、鱼栏,岸前水面密集长筏、舢板和胥艇。 黄沙迎来第一次机遇就是粤汉铁路的兴建。 光绪二十四年(1898)和光绪二十六年(1900),盛宣怀和伍廷芳先后分别代表清政府先后与合兴公司签署合同,开始兴建粤汉铁路。 消息传出,铁路所经的黄沙、芳村附近一带吸引大批商人投资置地,且有“多多益善之势”。如能在黄沙建堤,沿堤泊船起货,能极大缓解珠江河岸的拥挤,“于商情大为方便”。投资商敏锐地觉察到黄沙堤岸潜在的巨大商机,“将来开街建铺,另设码头,为湾泊外洋轮船,俾以收回权利”。 1900年的《华字日报》刊登的关于建筑堤岸的消息。 宏兴公司申请承办 1899年,绅商卢少屏禀请两广总督李鸿章,“承筑黄沙河傍岸堤,将来开街建铺,另设码头,为湾泊外洋轮船,俾以收回权利。” 这个行动获得两广总督李鸿章批准。 1900年3月,东莞举人卢邠岐发起,以其弟卢少屏的名义向官府备案,组设宏兴公司请筑黄沙堤岸,公司列名的股东包括卢邠岐、卢少屏、叶德谦、叶翰谱、蒋焕章、黄瑞云、易兰池、郭冰壸、陈殿波、钟瑞符、吕瑞廷等人,集资30万元。 工程东至米埠,西至大坦尾止,共长五百余丈,南北长数十丈不等。筑成后每年缴纳官租5000两。 《华字日报》刊登的关于卢少屏承领黄沙堤岸的消息。 但 是这一举动引来了各方的反对! 首先是粤汉铁路的反对 铁路公司以堤岸为铁路“必经之地”为由,欲将堤岸改由该公司办理。1901年5月2日,铁路大臣盛宣怀发咨文给两广总督陶模,其内容有三: 第一,除卢少屏承筑的黄沙水坦五百丈外,长堤其余一千二百余丈,“应归铁路公司承筑,勿令他商承办以免将来建路时于大局有所窒碍”; 第二,如果卢商办理黄沙不善,“应请仍归铁路承办,勿被他商搀承,免误要工”; 第三,如果铁路公司需用黄沙坦地,每年只分缴官租,“该商不得因公司需地过多,致生事执,亦不得高抬地价,欲收回填筑成本”。 可见,盛氏试图控制整个长堤工程,准许卢商办理黄沙堤岸条件极为苛刻:不补回工本,只分缴官租,不得高抬地价,稍有不善即收归。他令粤汉铁路总董张振勋与广东当局交涉。张氏遂活跃在省城,与各方协商铁路事宜。 至1902年初,宏兴公司被不断禀控,筑堤工程受阻。陶模命广东善后局、南海知县会同张振勋商酌如何统筹兼顾。经过协商,铁路公司做出让步,补回宏兴公司筑堤成本,并由粤汉铁路总公司发还卢商8万元。 1902年的《华字日报》报道说,粤汉铁路最后以补偿8万元的条件取得了黄沙的建筑权。 其黄沙地方乡绅阻止堤岸建设 1900年堤岸兴工之际,黄沙上游九十六乡士绅黄嘉礼等以“阻塞海道”为由反对兴工。 黄嘉礼是南海县人,登光绪甲午(1894)科进士,官授知县。他一直活跃在省城,在反对黄沙筑堤事件上充当主要角色。 黄嘉礼以堤成“田禾必至被浸”等语,唆使附近乡民。他雇请雅瑶、大沥等处乡民数百名,各执灯笼大书“南番清花四邑乡民”字样,拥至黄沙海旁抛掷砖石不准各船艇盘运泥沙登岸,并致伤一人。南海知县大为恼火,派出差役抓捕了九名乡民。 接着,南海县属浔峰河荣局绅举人招嘉哲等控卢少屏填河舞弊,请派员踏勘,以免水患。但官府却不认同“水患”之说。乡绅禀请被批斥驳回。 1901年的《华字日报》报道,黄沙周边的九十六个乡集体反对建筑黄沙堤岸。 黄沙鱼栏反对搬迁 黄沙河坦随珠江河沙沉积形成,界限和地权模糊,岸边的鱼栏、商铺向不赞同筑堤,“舆情未协”。陶模在准办堤岸时曾令“将该处河旁沿途铺户将契呈验,如需要填筑之地,若非官荒,则酌量补回地价”。 可见,契据是补价的唯一标准,无契的河坦将被视为“官荒”。于是土地纠纷就在所难免。 筑堤伊始,八和会馆司事古大福控告筑堤侵占了会馆步头。而宏兴公司试图搬迁鱼栏,更激起民众反抗。清末鱼栏悉聚黄沙,粤海关的报告载:“该市场是一大批竹木小屋,建在打入水中的木桩上面。” 据20世纪20年代的统计,该处鱼栏共13家,占水埠九十余丈(约300米)。宏兴公司起初“搭丁字浮桥数十丈,以便往来,复许鱼栏搭篷暂作买卖”,后决定令其搬迁,待堤岸工竣,再择地租与鱼栏营业。 1901年11月16日,杨崇勋、陈勉畬等鱼栏业主率恰怡、利贞、合和、安满记等店发动罢市。 南海知县裴景福软硬兼施,要鱼栏开市。他在示文中说:黄沙鱼栏数家上下码头本是官地,当堤岸兴筑之时,理应迁让……倘一味恃强,以为罢市可以挟制官长,本县亦有两层办法准如渔船自行上街出卖,并由差勇随时保护,如有人阻挠索诈,即行拿究;准无论军民人等,有愿开设鱼栏者,本县即发给示谕,并派勇弹压,或在黄沙或在近城江岸,准其即日择地开设,以期便民。 他用准渔船上街及换商开鱼栏来威吓罢市民众。鱼栏遂在3天后复业,但坚持不搬迁。直至堤岸归并铁路公司,鱼栏仍在营业。铁路公司与粤海关理船厅多次想令鱼栏搬迁而不得。 李鸿章的去任给黄沙堤岸的修筑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小结 在雄厚资金和政治背景的铁路公司面前,宏兴公司惨遭失利。最后粤汉铁路公司获得黄沙坦地开发权后,以“按契偿价”收购附近“阻碍轨道”的民房,进行扩建。这样,黄沙堤岸比原拟建筑面积增大了好几倍。1905年前后,堤岸从粤汉火车站头沿路修筑,直达泮塘海口。堤上筑花岗石路面,华洋商人竞相买地建洋房、货仓“地价陡涨”。 从此黄沙迎来了历史上的辉煌。 黄沙堤岸的修筑带动了黄沙的发展。 南关堤岸 “堤工局”与“粤海关”之间的争斗 接着就是要修建南关堤岸,也就是广州人所称的“南堤”。南堤的修建主要是在“堤工局”与“粤海关”之间的争斗。南关堤岸是珠江堤岸的主体部分,分为西堤、南堤和东堤。 成立专门机构——堤工局 南堤建筑其范围从西关德兴街起,至鸡翼城外川龙口一带(注:这里指的南堤实际是长堤的主要部分,包括了人们俗称的西堤、南堤和东堤三段)。鉴于黄沙堤岸的各种争端及新填地权的考虑,在兴建南关堤岸时,广东善后局自行筹款,成立堤工局办理南关堤岸。 成立堤工局专门管理堤岸修筑。 堤工局成立后,招商承筑、划定界线、饬水陆沿线民居和船户迁避等事宜陆续展开。1903年正月,广东当局设堤工局于南关大巷口,专司长堤之事。总办委员是候补知县杨荫廷,其他委员包括蔡康为、沈牧麟、钱局洋监工怀恩等。1903年2月初,杨荫廷与陈联泰、冯润记订立承筑合同。 民国初年,城外大新公司的建筑工地,对开处有西堤码头。 陈联泰、冯润记两家公司 陈联泰是清末广州著名的机器厂。19世纪30年代,南海西樵人陈淡浦创建陈联泰号于广州十三行新豆栏街,经营制衣针和修理机器。19世纪70年代,陈联泰开始经营缫丝机器业务。1876年,陈淡浦子濂川将店铺搬至十八甫,改称“陈联泰机器厂”,其规模不断扩大。 1900年前后,该厂拥有天字码头联泰东栈、河南联泰南栈、惠安煤栈等物业,工人近200人,自制江永、江汉、江电、江明、江利、江元、江飞等小火轮船八艘,经营多种机器制造业务。主事人包括陈启猷、陈远猷及其子陈允燎、罗耀庭等。 冯润记位于老城内马鞍街,是清末广州著名的建筑公司,与广东当局关系密切。此后,其陆续参与承建广东士敏土厂、两广总督署的改建等工程。 巨无霸商人陈联泰计划承建长堤。 陈联泰承办堤岸自堤东之川龙口起至堤西源昌街止,共长八百七十余丈,估价25万余两。 冯润记在米埠承建可泊轮船的堤岸,计长四十余丈,宽十丈,估值3万5000余两。 筑堤工程于1903年3月19日正式兴工,依据河道的宽度分别填宽十至五十丈。堤工局颁布《筑堤章程》,凡拆卸房屋均给予一定补偿,胥户用松桩木板搭成的篷寮则补偿搬迁费用。同时,令水练、保正等通知沿河界内停泊船只迁避。西关段、南关段、米埠段先后兴工,1904年1月,德兴街至谷埠首段即将告竣,时人估计长堤“大约春灯时节可告成功”。 1932年位于五仙门的海关码头。 1927年长堤东亚酒店、先施公司对面的瑞昌堂码头。 粤海关出面反对 这个时候,粤海关冒出来了。 当时的粤海关是在外国人控制下的粤海关。粤海关以“未免阻碍航道”为由介入堤岸线的设计。粤海关为什么能有权力干涉堤岸的建设呢? 1901年底,鉴于省城河道“民船蜂囤蚁集,拥挤殊甚”,粵海关应各国领事之请,制订扩拓河道章程。该章程试图规范船只停泊,以期能湾泊更多轮船。例如,规定沙面水道只容泊洋船,原停靠沙面前的香港渡移泊到海珠前。该章程也获得广东当局批准。 1902年9月5日,中英签订《中英续议通商行船条约》。粤海关据此获得更多管理省城河道的权力。 1904年7月又颁布《省河商船泊界新章》(简称“新章”)。新章所定省河泊船之界限:西界由五层楼对南偏西六十六度起横河而过至大坦尾之两边止,东界由天字码头正南对至河南军工厂止。 新章极大地扩展了粵海关的管辖范围,成为粤海关管理广州河道的主要依据。,在泊界河岸建筑均须呈报粤海关。这也是粤海关介入珠江堤岸规划的依据,筑堤线不得不改弦更张。 民国初年,华侨马应彪率先建成先施公司广州分行。但是的门前马路还没有修好。 堤岸线不得不缩小 1904年9月,粤海关认为堤工局所定堤线过宽,须将界线缩小。这令堤工局大感为难。因为一旦堤线改小,则所余地段不敷开设马路之用。而博济医院、五仙门一带沿河的业主又不肯让地辟路。故总办杨荫廷大力反驳修改堤线。 1904年的《华字日报》报道说,由于堤岸线的变更,很多岸边的花艇不得不退出经营。 11月,岑春煊派洋务处委员温宗尧、堤工委员等,会同关巡工司重勘堤岸界线。该堤岸线在1907年德国营造师舒乐测绘的《广东省城内外全图(河南附)》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新规划与堤工局原规划不符,自其昌街至谷埠加宽二丈,谷埠以东渐次缩窄”,导致已填筑砌的堤岸段须毁拆返工。德兴街首段须拆八尺,油栏门外谷埠迎珠街一带即将竣工的堤段,须拆埋十丈。承筑商又以此举增加工程量,要求增加工价。 刚刚建好的长堤,是花岗岩堤岸,近景是潮州八邑会馆。 1910年夏天南堤终于建成 建成后的长堤水陆交通繁忙。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南关堤岸是华人工匠按照西方人的规划所建。而官办堤岸的种种弊端令工程延续七年之久。财政匮乏困扰着建设:1903年7月,两广总督岑春煊率军征剿广西叛乱,提调筑堤经费作为军饷。堤工局只好“随筑随卖”以便周转工费。由于技术上的缺陷,1905-1906年发生多次堤岸坍塌。 直到1910年夏天,南关堤岸告竣。 堤岸修好了,地价自然就涨起来了。 小结 大体上看,南关堤岸可视为“中外合作”的产物。粤海关为保证航道畅通,将管理航道之权扩大至河岸建筑,进而担任起规划堤岸线的角色。自此,凡关涉河堤建设均需呈报粵海关。原本由堤工局完全掌控的堤岸,转变为按照西方人的规划来建设。而筑堤的种种弊端,令工程长达7年之久。官办堤岸之无效率,令商人及沙面的外国人大为失望,进而增加了沙基堤岸兴筑的难度。 图为20年代的长堤大马路。 30年代初珠江边的渡船,多达2000多条。 沙基堤岸 外国人与中国人争夺修筑权 长堤竣工后,另一段堤岸——沙基的修筑被提上日程。沙基堤岸指源昌大街轮船码头起西至沙面涌口段,长约一百八十丈,又称“第七段堤岸”。沙基堤岸的修建主要是在中国和外国之间展开争夺的。图中的红色线路就是沙基段,也就是现在的六二三路。 沙基涌管辖权处于模糊地带 沙基堤岸的修建权与沙基涌管辖权紧密相关。沙基涌管辖权是筑堤前中外双方多次协商的首要事项。沙基涌是填筑沙面时人工开凿出来的河涌。1910年4月30日,《华字日报》载:“省城堤岸近西一带至今尚未兴筑,系因沙基内河所阻碍,迭经当道与外人磋商,迄无成议。”这就是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该涌的管辖权模糊不清。 1904年,沙基巡防第八营管带杨洪标以“稽查沙基水埔货船及各小艇为名”,向涌内湾泊的船只收取船牌费,供沙面修治街道之用。此后,沙基涌的船只牌照由沙面工部局颁发,而由巡防营代收费用。因此,现实情况是,沙面是可以借巡防营之力干涉沙基事务。” 所以当沙基堤岸修建的时候,沙基对岸的洋人业主一再要求工程必须处于有力的管理之下才能进行建造。 沙基堤岸修筑之前的沙基大街。 建于1861年、横跨于沙基涌、连接沙面与沙基英格兰桥——一座岭南地区十分罕见的三孔红砖拱桥。 粤商自治会的办人陈惠普 这里就要提一提广东一个重要的机构——粤商自治会。粤商自治会的创办人陈建基(又名“陈惠普”,该人是城西方便所也即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创立者)、李戎欺等是争取粤汉铁路商办的“风潮主动人物”,1907年借着反对英国攫夺西江缉捕权成立了“粤商自治会”。该会常常出面维护商人的利益,在保护西江缉捕权、抵制日货、澳门勘界等事件中起到重要作用。 1910年3月,粤商自治会将沙基涌案列入自治会大会讨论事项。在会议上,米行、豆行、油行、丝行暨沙基上下街各代表依次陈述,提出广州官府曾设“新涌委员会”管理沙基涌,认为船只牌照本应由中方颁发,“今各艇复收取外人牌照,受人所愚,此等所为要皆华官放任前沙基大营劣,弁办事糊涂,有以致之想,非英法政府之所许。应即联请督院早日与英法领事和平交涉,据理声明”。换句话说,商人们认为沙基涌的管辖权应由广东当局收回,之前的混乱是由巡防营所致,与沙面的英法政府无关。粤商自治会的介入为广东当局增加了谈判的筹码。 商界领袖人物、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创始人陈惠普。 1914年沙基堤岸竣工 粤商自治会关注此事缘自其主要领袖与沙基关系密切。自治会会长陈建基是银号商人,其他领袖似乎也都是在广州受西方影响的最新变化中的获利者。沙基恰好是丝庄、银号等对外商贸最集中的区域。陈建基在营勇肇事发生后就曾以商董身份上禀袁树勋,要求严惩肇事者。在舆论压力下,沙基涌船牌费在1910年12月“由大吏收回,由地方官管辖”。借此,广东当局收回沙基涌及沙基水闸的管辖权,沙基堤岸得以顺利兴工。 在粤商自治会的斗争下,广州当局收回了对沙基涌的管理权。 堤工局与沙面当局于1910年4月达成协议。工程委托给一家由英国工程师组成的兴华洋行,7月兴工,订期10个月完工。此后中外交涉的尚有滩地业权和码头迁移等问题。堤岸不得不分段建筑,留出缺口让轮船码头及海关验货厂与岸上衔接,严重妨碍工程的连续性。 1911年后期局势动乱,工程不得不暂停。1911年底,堤工局收归广东军政府管理。1912年8月,堤岸工程归并民政司办理,堤工局退出历史舞台。 至1914年沙基堤岸才竣工。 沙基堤岸的建城,让这里成为广州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图为民国时期的沙基大街。 小结 总体而言,沙基段堤岸可谓是在中外双方交涉声中兴建起来的。广东当局在无力收回沙基涌管辖权之际,粵商自治会等商人舆论的加入为之增加了谈判的筹码,由此堤岸得以在中外妥协之下动工兴筑。后续的滩地产权、码头迁移等问题,无不显示看似独立的沙面,实际上却拥有广州一部分土地产权,进而对广州城市建设有着实质性的影响。 《华字日报》关于建成堤岸的报道。 新堤大马路 从“新填地”到沿江西路 20世纪20年代初,国民政府广州市当局认为珠江海珠石一带礁石星罗棋布,造成这个河段水流过急,久为航行极大障碍。决定炸掉礁石,填平北段河道,南面开辟马路。 工程从1929年开始,西起太平南西濠口,东抵维新路(今广州起义路)南端,历时3年,耗资144万银元。当局登报发行了总额达200万元的名曰“珠江新场建设公债”,并从香港购入最新型英国挖掘机。 海珠石划入填埋范围,其北面水道亦填为陆地,海珠石之西亦填出一大片土地,俗称为“新填地”,正式命名为新堤大马路。 直至1981年才改名为沿江西路。 当年,位诗人对海珠石的消失极为不满,写了一首诗来表达: 水石略无垂钓地, 祠堂犹有读书情, 还珠沧海知何日, 望眼高楼泪欲倾。 20年代长堤边上,上千船只停靠堤岸,轮船、渡船、花尾渡、驳船、大帆船、艇仔船川流不息;上万疍民船只住在水上。 1931年填江海珠岛后,长堤大马路的部分地段成为”内陆“道路,取而代之的叫做新堤大马路,即今天的沿江西路。图为刚刚建好的新堤大马路。 长堤大马路、新堤大马路、海珠岛、爱群大厦、永安堂之位置关系。 通观长堤之兴建,却是各种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长堤兴建对扩展广州城市空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得到地方官府、商人和外国人的共同认可但兴建过程,却根本不似张之洞修筑天字码头段时那么简单。河坦地看似无主”,商人势力、地方乡绅、中央政府及外国势力等却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途径来施加影响。 长堤:近代广州的橱窗 1914年长堤工竣,除黄沙段外,还修建了一条从沙面直达广九铁路大沙头终点站的马路,路宽50英尺(约15.2米),全长2.25英里(约3621米)。 据1919年出版的《广州指南》载: “(长堤)东接东川马路,西迄沙基,延亘约六里,堤前即珠江。堤之东西两端,后部各有二马路。堤上车马毂接,楼阁高耸,各种新商业胥在于此。邮政局、粵海关均在西堤之西濠口,有大新公司,岭南卖物场、劝业场等,皆贩卖环球物品而兼营饮食店、游戏场也。水师公所,无线电台,均在堤之中部。堤之东端,曰东堤,为酒馆妓寮之聚集处”。 到了民国,长堤被现代企业纷纷选中设立大本营。大新、先施等百货公司均在此建盖高楼,大新公司位于长堤西面22层高的混凝土建筑是华南最高的建筑,也是近代广州的标志。广州第一辆汽车也于1916年在长堤上行走。 长堤成为近代广州的橱窗。 长堤上,海珠岛北面的一景大酒家、广泰来旅店、大三元酒店、明珠影画院等高档消费场所。 东亚大酒店门前的长途搭客汽车停车处。 城内与城外的差别 地处外围的长堤,加剧了原本是广州中心的内城的衰退。民国时期,广州城墙屹完好。城门经常紧闭,开关无常;城门一关,城内顿变死城,商户几全数休业。相反,城墙外的长堤则是另一个天地,商机蓬勃,交通利便。这个反差,进一步加强了长堤的商业中心地位。 长堤与广州各区的反差,可在广州当局出售官产的情况反映出来。广东自龙济光始一直为军阀所占据。政府为扩大收入,陆续出售各地官产。资料显示,商家乐意承受的广州官产,多位于西关及长堤、花地、芳村等交通利便之处。城内官产多次招登广告,均无人问津。“其中一例,是清理官产处于1916年为促销手上的官产而举办的一次”实业券“抽奖。奖品共五项, 一等为海珠戏院, 二等为海珠四等码头, 三等为五仙门五等码头, 四、五等均为新城卖麻街铺屋一间。 30年代长堤西濠口昌记公益永发渡口,专营开平水口线,码头前停满等客的人力黄包车。 卖麻街为新城内紧贴城墙的一条东西向街道,邻近油澜门。长堤未建以前,这个地点的交通人流可能已属理想,但现在已被长堤比下去。所以卖麻街官产只能名列第四、五等,而新城较北以及内城交通梗阻之地的官产更不入流了。 广州电报总局的迫迁亦同样能说明问题。该局原址位于长堤,因该地段价值不菲,政府于1918年令该局迁往新城三府前大清银行旧址,原址拍卖套现。上述两个例子,说明广州由沿江至内地的地价分级递减,长堤最高,新城次之,内城最低。 民国初年,长堤江边的堤岸上露天小食摊档密布,炒螺、艇仔粥的,牛杂的,到处都是。 1918年开辟库厅巷新街,是一个颇为突出的例子。库厅巷是财厅西侧一条小巷,1915年以后财厅一直想出售该巷附近官产,但不成功。当西关、长堤、外城地等官产相继售馨后,官府便转而促销内城官产。财厅呈督军省长文指出:“……拟开新街,阔二十尺,由惠爱街直至司后街……值此军需紧急筹款方殷,正宜从速举办,庶于饷事、交通两者均有裨……”市政改革,成为了政府扩阔财源的工具。 1949年长堤西壕口大华安码头。 百年长堤之荣华 长堤之兴起 在西堤大新公司屋顶远望太平路、一德路一带。 太平路口 西边是嘉华银行 ,东边是新华大酒店。 40年代的长堤,在西堤的大新公司天台远望珠江,近处是太平路口的中央大酒店。 长堤路上经营的摊档“公合记鸡粥”。 爱群大酒店前的“道奇”车改装的巴士。 1940年在爱群大厦望仁济路以西,太平路、西濠二马路一带的西式建筑。 1919年,西濠涌被填平修筑了太平路。20世纪30年代,在西濠口附近修建中央、新华、新亚等大酒店。这里实际上已成为广州最早的CBD(中央商务区)。因附近原有古城太平门而得名,集中了当时广州最好的骑楼,可以找到古罗。 长堤之工商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英商旗昌洋行在广州五仙门承办粤垣电灯公司。1905年开业,后于1909年被清政府收回自办。五仙门电厂是华南地区最早的外商办电厂,1909年,清政府收回自办,次年改名为广州商办电力股份公司,是广州解放前时间跨度最长的电力公司。由于设在沿江西路五仙门一带,民间俗称五仙门电厂。位于今沿江西路421号。 永安堂:著名南洋华侨巨商胡文虎建于1932年,乃胡氏20世纪30年代在广州设立的企业分社,是曾经生产和营销风靡全球华人社区的“虎标”万金油的主要场所,故老广州称此楼为“虎标万金油”。该址后来曾为中央航空公司广州站和日伪时期的《广东迅报》报社所在地。20世纪30年代末,广州最高大楼第一是爱群大酒店,第二是永安堂。1949年后,广东省总工会进驻后作为工会大厦。直至1992年底归还胡文虎女儿胡仙。1993年公布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5月,胡仙把永安堂捐赠给广州市政府。 广泰来栈于1910年开业。至抗战胜利后更名为“广泰来旅店”。专营旅业,客户主要为南洋侨胞、侨眷,并代办侨眷的出入境手续和往来车船,以方便、安全和周到的服务扬名海外。由于与著名食府大三元相邻,素有“住在广泰来,食在大三元”之称誉。 未筑新堤前,长堤传统的老字号客栈南方旅店和广泰来栈与江边相接。 大三元酒家始创于1916年,取名“大三元”,即寓意为“酒家榜首,食肆班头”。1919年由酒楼业名家陈福畴集资扩大经营,是广州首座设置电梯的酒家。当时的大三元酒家以筵席宴会为主,菜肴高档,擅长制作鲍、参、翅、肚等菜肴,尤以“红烧大裙翅”著称,位居当时广州“四大酒家”(大三元、文园、南园、西园)之首。 明珠影画院,建于1921年,当时广州人称电影为“影画戏”,故称“明珠影画院”,后称羊城戏院、羊城电影院。由早期电影人卢根创办,是广州最早的正规电影院,也是默片(无声电影)时期广州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电影院。首开“对号入座”的先例。 20世纪20年代的长堤,明珠影画院从东向西延伸的羊城戏院、广泰来栈、大三元酒家等老字号。 六国饭店原在太平路(今人民南路)最南端西侧(今西堤二马路东端)。20世纪20年代末搬迁到长堤大马路,曾以突出宣传“女招待”(女性服务员)轰动一时。其司理重金请“周生记太爷鸡”的厨师传授太爷鸡制法,推出招牌鸡“六国太爷鸡”(又称真传太爷鸡),大受食客欢迎。抗日战争时期,六国饭店被焚毁,一度辗转到香港开业。抗战胜利后,又重新在广州长堤东山再起。到了1957年,六国饭店所处被列为危楼,遂并入大三元酒家。 一景酒家是抗战胜利后广州市高档酒店之一。1947年宋子文来广州就任广东省政府主席,于10月7日在这里宴请社会各界人士。图为1949年的一景大酒家。 华盛顿西菜馆是由美国华强黄裘于民国初年投资创办,有名的西餐品种有洋葱猪扒、烧牛扒等。 长堤之百货酒店业 先施公司广州分行始建于1914年。1912年6月,澳洲华侨广东中山人马应彪集资在香港组建先施有限公司。1914年,在广州长堤大马路建立分行,以首创不二价、首用女性售货员等创新业务手法吸引顾客。是当时广东最大的民族资本企业。抗战期间广州沦陷时期为汉奸占据,改为大东亚百货公司。 先施公司广州分行 抗战胜利后,于1946年由公司总行接收,1948年恢复营业。1956年为妇女儿童百货商店,是当时全国仅有的两家主营妇女儿童用品的特色商店之一。1976年在火灾中焚毁。1984年在原先施公司旧址重建新华厦百货公司。今为华夏商业中心。 东亚大酒店建于1914年,是先施有限公司的附属企业,其建筑与之相连。1915年开业,是广州市第一间酒店。当时由于店内环境舒适典雅、设施豪华而获“百粵之冠”的美誉,在第七层天台设花园,曾有“不夜天”之称。广州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党组织员工在这里升起了广州第面五星红旗。酒店曾多次改名,1985年5月复名“东亚大酒店”。 海珠大戏院:清末民初广州“戏霸”,前身是建于1902年的同庆戏院(上图),当年省港大班初组班多在此首演,著名京剧演员梅兰芳率团到广州也在此演出。1949年底,由广州市人民政府文化部门接管。60年代改名为人民剧场。1988年,剧场全面装修改造后,复名海珠大戏院。21世纪初,改为“商旅大剧院”不到一年歇业,改作他用。 大公餐厅,原名东天红餐厅,1945年改为大公餐厅,取“天下大公”之意。该店在20世纪40年代以经营西餐、西点闻名省港澳,西餐名菜有葡国鸡、焗酿龙虾、荷兰牛柳等。这是大公餐厅,摄于1946年12月。 曾被誉为“南中国之冠”的爱群大酒店,于1934年动工,1937年建成。是美国华侨陈卓平集海外华侨资本创办的香港爱群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产业,是广州第一幢钢框架结构的仿美国摩天式高层建筑,楼高15层、64米,为当时广东最高的高层建筑,备受赞誉。爱群大酒店是当时政要、商贾、社会名人交际聚会之地。开幕之时,于右任、李宗仁、孙科等政要参加并留下题词。60年代,易名为“人民大厦”。1965年7月在原来“爱群”的东侧兴建了座18层的“新爱群”。1995年又在东侧再造一座14层的爱群综合楼。 大同酒家,位于广州市沿江西路63号,是广州一间大型的高楼层酒家。其前身为“广州园酒家”,于1938年底由日本人中泽亲礼等人开设。1942年,因经营不善转让,为香港饮食界名流冯俭生投得。其后,“广州园”易名为大同酒家。抗战胜利后,大同酒家作为敌伪产业处理,公开拍卖,为当时的“茶楼大王”谭杰南买下。集穗、港、澳饮食人才,取诸家之长,锐意经营,创出驰名的“大同脆皮鸡”“海南大群翅”“金牌烧乳猪”“红烧网鲍片”等菜式。陈立夫、宋子文、孔祥熙、孙科、何应钦、蒋经国等都曾当座上客。广州解放前夕,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陈诚等,在梅花村原陈济棠府邸饮宴,就选择了大同酒家的厨师“上门到会”。 新亚大酒店位于太平(今人民南)路与西濠二马路交界处。有“南华第一楼”之称,建于1927年,同年开业。由美国华侨集资为主的企业—南华置业公司投资30万银元兴建。大楼高8层,设计者为近代著名建筑师杨锡宗,门前招牌“新亚酒店”4个大字由国民党元老、书法家于右任书写。 新华大酒店位于太平(今人民南)路南端,于1930年以台山县归侨为主集资兴办,1932年8月开业。与其北面的新亚酒店一样,同为建筑师杨锡宗设计,是古罗马券廊式骑楼的代表作。该酒店在民国时期主要接待对象为华侨、港澳同胞以及社会上层人物。 城外大新公司,民国元年(1912),澳洲华侨蔡兴、蔡昌集资在香港开设大新百货公司。1918年,回广州惠爱路及西堤开设分公司。人称惠爱路的大新为“城内大新”、西堤的大新为“城外大新”。城外大新公司(又称西堤大新公司)主要是百货零售,兼营亚洲酒店、觉天酒家、西餐厅、照相处等。它成为当时华南最宏伟、最华丽的百货商店。大楼天台还设有空中花园、游乐场,又设电梯运送客人,并有螺旋形斜坡供小汽车通到四楼。外地游客称“不到大新,等于没来广州”。1938年广州沦陷,大楼被烧剩框架。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在原结构上修建复原,成为经营百货的国营商店,1954年国庆节前夕开张,定名为“南方大厦”。此后二三十年间,到广州的外地游客多到此购物。 广东邮务管理局,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为大清邮政局所在地。原为美国华侨设计的衙署式楼房,1912年遭火烧毁。1913年被划给粤海关扩建新邮局,由英国工程师阿索特设计,为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于1916年建成。1938年日军入侵广州时,楼内门、窗和地板等全被焚毁。1939年由工程师杨永棠设计修复,1942年竣工。现为广州邮政博物馆。 粤海关大楼,俗称大钟楼,设立于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关址在五仙门内。咸丰十年(1860)粤海关税务司在现关址正式建立公署。同治十一年(1872)重建粤海关大楼,光绪二十五年(1899)毁于火。宣统二年拆建。1912年复毁于火。1914年3月粵海关大楼工程在现址重建,华昌工程公司承建,1916年5月建成。该大楼见证中国海关从清朝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发展历程,是现时全国历史最长的海关大楼。现为中国海关博物馆分馆。 30年代的长堤的中山大酒家。 长堤之金融业 1924年孙中山在南堤成立中央银行。1929年3月1日改为管勾当中央银行,变为地方政府银行。1932年改组为广东省银行。 官商合办的省力广东省银行,位于长堤西壕口。1922年陈炯明时间时发生挤兑而停业。 广州市立银行位于长堤的三角路口。 1933年广州市立银行发行的纸币。 成立于1937年的新华信托储蓄银行广州分行在抗战胜利后回广州太平路的新华大酒店复业。 华南银行在岭南买物场的东侧。 太平路的新亚大酒店也是中国农工银行广州分行的地址。 20世纪20年代长堤的华诚保险置业有限公司和业兴银号(右边第一间)。 光楼是长堤最早的西洋建筑之一,前身是孙中山学习西医的博济医学堂。1912年,浸信会租得此地建筑书楼。广州近代建筑先驱伯捷在此开设建筑事务所。当时光楼为市立银行所用,除去首层外,楼上各层均为保险公司。 “未有长堤,先有光楼”,光楼引领长堤的金融,据说爱群人寿保险公司在此建设爱群大厦也是受其影响。光楼有友邦保险、福泰保险、英商圣德里保险、新大陆保险、全球水火汽车保险、泰山保险和美亚保险等7家保险公司驻扎于此。1930年成为广州市立银行总部。 一度设于长堤的广东台湾银行。 香港国民商业储蓄银行是先施公司下属的银行,于1924年2月在太平路开设广州分行。图为该银行1923年发行的股票。 长提的大东酒店,也是永安保险分局的所在地。 长堤之医疗文化 潮州八邑会馆,与豫章书院同在长堤真光中学内的潮州八邑会馆是粤港澳等地潮州八邑商号共捐银5万余两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建成。由设计陈家祠的原班人马设计,是当时的潮州考生到省城广州应试科举的邸舍。1912年4月底,孙中山从南京回到广州。5月上旬,潮州旅省同乡会在潮州八邑会馆欢迎孙中山。会馆现仅存礼亭及中座。2002年7月豫章书院与潮州八邑会馆由广州市市政府公布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豫章书院,位于今长堤大马路长堤真光中学校内西侧。清光绪十九年(1893)建成,是广东省各县罗姓族人集资建成的合族祠。头门的石额“豫章书院”,为当时朝廷重臣李鸿章所题。豫章书院也是1924年广州各界联合反对沙面苛例大会旧址之一。今只存祠堂主体。图为重修后的豫章书院。 长堤基督教青年会,1909年,为马礼逊牧师在广州长堤五仙门西侧建成纪念堂,并成立了基督教青年会。马礼逊是清中期来广州传教的传教士,对基督教在广州发展颇有贡献。其举办的事业比较广泛,如出版中英文版《广州青年》周刊,办有3间学校及各类型的会、社(组),热心赈灾救济等慈善活动。图为1917-1919年的大门。 长堤的基督教青年会有个可容纳500人左右的礼堂,里边配备了一架三角钢琴,成了当时广州独一无二的音乐厅。在1929年11月30日举行的中西音乐会上,就有来自德国、美国、日本以及中国的27位音乐家登台献艺。著名音乐家马思聪,就在这里开过好几场演奏会。还有饮誉美国歌坛的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声乐家罗荣钜都在基督教青年会举行过独唱音乐会。图为马逊礼纪念堂。 长堤基督教青年会,1923年,为欢迎青年会全国协会第九次大会在广州举行,孙中山先生亲临讲话;郭沫若也曾给广州青年会写下热情的题词。1936年12月3日至5日,八路军著名摄影师沙飞的第一个个人摄影展览在基督教青年会举行。至今老广州仍识“青年会”之所在(即今广医一院东面)。 真光书院,广州最早的女子学校。美国长老会决定在广州设立女子学校以便对妇女进行传道,并指定那夏理为创校负责人1872年6月16日,那夏理女士创办真光书院,校址在广州沙基金利埠(即今六二三路容安街)当时只有学生6人,其中3人是已婚妇女。1878年迁往长堤仁济街新校舍。民国元年(1912),改名真光学校。是广东乃至华南地区第一所女子教会学校。图为1878年仁济街的校舍。 真光书院引入了当时西方先进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以及教学内容,为广东培养了一批接受近代新式教育的女性。广东第一批女医生、女教师和女护士即出自该校。真光书院的毕业生中做教师的较多,遍布广东的城乡,推动了女子教育的发展。著名华人陈香梅女士、中国科学院女院士郑儒永均为真光书院校友。 中国第一所西医医院和第一所西医学校:博济医院及南华医学堂。博济医院前身是1835年美国传教医生伯驾在广州创办的“眼科医院”,又称“新豆栏医局”。1854年由美国人嘉约翰任院长。由于求医者日众,1856年嘉约翰在长堤仁济大街购买空地建新医院,改名博济医院。图为民国初年的博济医学堂。 19世纪上半叶曾是欧美各国教会派遣传教士到华行医传教的主要渠道,在推动现代医学在华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创造了中国西医史上许多个第一:首例膀胱取石术、首例病理解剖术、首张医学X光片、首例眼疾手术、第一个医学留学生和第一个女医学生、第一本医学杂志等。1934年,岭南大学校董事会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在这里学医和从事革命活动,筹办孙逸仙博士医学院。 1865年博济医院建院30周年时成立博济医校。1879年更名为南华医学堂,嘉约翰和中国第一位留美医科毕业生黄宽曾在该学堂任教。1902年博济医院南华医学堂新校舍建成,命名为南华医学校,成为中国历史上开办的第一所现代医学院。 1935年落成的博济医院新大楼。 中法韬美医院:外国人在广州创办最早的西医院之一。法国人建成广州天主教堂(即石室)不久,所余下的建材仍留在五仙门码头附近。法国领事便向清政府提出以“法国出钱,中国出地,合办“中法韬美医院’”。命名为“韬美”,是为纪念当时法国政府的一位海军军官、驻印度支那总督 Paul doumer1903年落成的医院建筑是“法国式房子,中央竖着一面三色法国旗,门口却是朱漆大门,上面贴着两张门神,门前站着两个护勇(清朝卫兵)”。 1951年更名为“广州市工人医院”,今为“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法韬美医院是一所近代广州的政要疗养院,更是突发事件中受伤者的急救医院,也是广州沦陷前救治难民的医院。汪精卫、江秉乾、谭学衡、林修梅等军政要员均前后入住中法韬美医院;程璧光、邓铿、钮永建被刺案,以及行刺安南总督案,这些近代著名突发事件的受伤者无一不是被送往该院急救或请该院医生救治。 应该说,长堤大马路的古旧建筑保存的相对比较完好。由于时间紧迫,《广州旧闻》对于上面五处建筑暂时不敢贸然下结论,但是之结构、之古朴让人有些震撼。 最后,我们在比较一下长堤工程在修筑前、规划中、和修筑后的状况。 最后在给各位展示一下长堤的终点“川龙口”的位置(红圈处),应该是位于白云路与东川路的交界处,这里在民国时期,是广州城内和广州郊区的一个交互点。 长堤的终点——川龙口的所在位置,也即红圈处。大致位于现在白云路与东川路的交界处,这个川龙口在民国初期是广州城内与广州郊区的交汇点。 编后语 关于长堤的话题,《广州旧闻》一直不敢下笔,因为长堤的故事太厚重。 直到有一天,《广州旧闻》看到一本叫做《从省城到城市:近代广州土地产权与城市空间变迁》的书,作者是黄素娟。 近几年来,《广州旧闻》一直在关注有关广州近代城市建设的书籍,关于晚晴和民国初年的相关资料少之又少,而能系统的阐述这一段历史的书籍就更少,但是这本书,扎实的史料研究让我们感到吃惊,也让我们感到惊喜。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广州旧闻》联系上了供职于广东财经大学的黄素娟老师。想不到黄老师知道我们的公号《广州旧闻》,而且黄老师竟然把她的书稿原文一字不落的发给我们。并且黄老师说,《广州旧闻》是这本书的唯一授权转载公号。 《广州旧闻》确实很感动,于是在2019年的元旦这天,推出这本书的第一篇文章。 《广州旧闻》三岁了! 2016年元旦,《广州旧闻》推送第一篇文章,题目是“我的广州,你来自何方?”,阅读量是953; 2018年的元旦,《广州旧闻》推送的文章是“365张照片带你穿越千年广州”,阅读量是19588; 至今为止,《广州旧闻》一共推送了406篇文章,字数总量超过200万; 从2016年1月1日推送的第一期起,《广州旧闻》就没有个什么目标;三年后的今天,《广州旧闻》仍然没有什么目标,因为,我们永远在路上; 感谢各位读者三年来的陪伴,我们会把广州的故事讲的越来越精彩! 元 旦 快 乐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本文文字主体转载自《从省城到城市:近代广州土地产权与城市空间变迁》,作者黄素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本推文图片主体来自《长堤风华录》,广州市越秀区档案局编,南方出版传媒、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